热门排行

穆长春谈央行数字货币:研究了五年 现“呼之欲出”

编辑: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9-10 16:03
内容摘要:   1937年,日寇侵入寿光境内,全县爱国青年纷纷寻求抗日报国之路。汤景仲到当地牛头镇参加了武装起义,任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鲁东游击队第八支队分队长。 如今“公审”大戏上场,焦点摆在管中闵被控在担

  1937年,日寇侵入寿光境内,全县爱国青年纷纷寻求抗日报国之路。汤景仲到当地牛头镇参加了武装起义,任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鲁东游击队第八支队分队长。

    如今“公审”大戏上场,焦点摆在管中闵被控在担任公职期间,为周刊撰写社论,获取“兼职”报酬,违反台湾的“公务员服务法禁止兼职”规定。人们悚然发觉,台湾“监察院”自甘沦为“东厂”爪牙的“蔡系监委”,为了政治追杀管中闵,竟然可以如此恣意滥权、臆测妄断,甚至曲解法令、罗织构陷!  “监委”究竟以什么名目,可以任意调取管中闵20年所得税数据?不仅追索期间远远超出管中闵担任公职时期,也远逾一般税务追征时效,更几乎是以重罪追诉期的前提在搜罗罪证。这不仅严重侵犯个人隐私,也根本不属监察权范围。  “监委”还逐笔检视,要求所有单位必须详细交代过去和管中闵来往的细节,即使制造不出罪证,也能产生绿色恐怖效应。但如果“蔡系监委”可以恣意滥权到如此地步,那么一旦面临选举的政权保卫战时,蔡当局那些“东厂、西厂”还会祭出什么血滴子?  好笑的是,“监委”上天入地穷搜宇内,查不出什么不法线索,只找到一个稿费收入,就如获至宝,于是把乌龙拼凑的数据当罪证,通过弹劾。

  在有效控制风险的前提下,银行业金融机构可根据在线供应链金融业务的特点制定有针对性的信贷管理办法,通过在线审核交易单据确保交易真实性。采取在线信息分析与线下抽查相结合的方式,开展贷款“三查”工作。  分析人士表示,《意见》进一步明确了金融机构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的操作规范,同时充分考虑到互联网工具在提升金融机构服务效率中的作用。供应链上下游企业很多都分布在全国各地,银行实地办理信贷业务成本太高。监管明确同意金融机构在线信息分析与线下抽查相结合的方式,借助互联网工具提升了金融机构的服务效率。

  经过研究,中医专家认为天灸是通过药效、免疫调节、脏腑经脉调节等作用而对人体防病治病起效的。

  (责任编辑:李庆招)“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又到一年赏荷时,白云区松洲街螺涌公园成为赏荷胜地,层层叠叠的碧绿中,映日荷花格外娇艳。

穆长春谈央行数字货币:研究了五年 现“呼之欲出”

核心提示:由于央行数字货币是对M0的替代,所以对于现钞不计付利息,不会引发金融脱媒,也不会对现有实体经济产生大的冲击。 同时,应该遵守现行的所有关于现钞管理和反洗钱、反恐融资等规定,对央行数字货币大额及可疑交易向人民银行报告。

记得2014年夏天的时候,周小川行长有一天讲,我们要研究发行数字货币的可能性。

当时有很多问题需要回答,比如为什么要在电子支付已经这么发达的情况下,还要发行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该采取什么样的技术路线?是采取区块链还是采取集中账户体系?我们对这些问题进行了研究,也得出了一些成果。

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回忆称。

8月10日,在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穆长春透露,2014年至今,央行数字货币DC/EP(DE,digitalcurrency,是数字货币;EP,electronicpayment,是电子支付)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现在呼之欲出。

央行决定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并采取双层运营体系。 双层运营体系对于是否采用区块链技术的问题,穆长春表示,由于法定数字货币是M0替代,如果要达到零售级别,因此高并发是绕不过去的一个问题。 去年双十一的时候,网联的交易峰值达到了92771笔/秒,比较一下,比特币是每秒7笔。

以太币是每秒10笔到20笔,Libra根据它刚发的白皮书,每秒1000笔。 可以设想,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发行数字货币,采用纯区块链架构无法实现零售所要求的高并发性能。

所以最后我们决定央行层面应保持技术中性,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 记者了解到,DC/EP采取的是双层运营体系。 单层运营体系是人民银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而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它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这就属于双层运营体系。 央行做上层、做第二层,这种双重投放体系适合我们的国情。

既能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商业银行积极性,也能够顺利提升数字货币的接受程度。

穆长春表示,采取双层运营架构有以下几个考虑:首先,中国是一个复杂的经济体,人口教育程度以及对于智能终端的接受程度不一样。 在这种经济体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性工程。 如果采用单层运营架构,意味着央行要独自面对所有公众,会给央行带来极大挑战。

从提升可得性、增强公众使用意愿的角度出发,我们认为应该采取双层的运营架构来应对这种困难。

第二,采取双层架构也是为了充分发挥商业机构的资源、人才和技术优势,促进创新,竞争选优。 商业机构IT基础设施和服务体系比较成熟,系统处理能力较强,在金融科技运用方面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人才储备比较充分。

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等机构可以进行密切合作,不预设技术路线,充分调动市场力量,通过竞争实现系统优化,共同开发运行。

第三,双层运营体系有助于化解风险,避免风险过度集中。

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要直接面对公众,涉及到千家万户,仅靠央行自身力量研发并支撑如此庞大的系统,而且要满足高效稳定安全的需求,还要提升客户体验,是非常不容易的。

无论是从技术路线选择,还是从操作风险、商业风险来说,通过双层运营设计可以避免风险过度集中到单一机构。 第四,单层运营架构会导致金融脱媒。

单层投放框架下,央行直接面对公众投放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货币和商业银行存款货币相比,前者在央行信用背书情况下,竞争力优于商业银行存款货币,会对商业银行存款产生挤出效应,影响商业银行贷款投放能力,增加商业银行对同业市场的依赖。 穆长春强调,虽然加密资产的自然属性是去中心化,但在双层运营体系安排下,DC/EP一定要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第一,央行数字货币仍然是中央银行对社会公众的负债。

这种债权债务关系并没有随着货币形态变化而改变。 因此,仍然要保证央行在投放过程中的中心地位;第二,为了保证并加强央行的宏观审慎和货币调控职能,需要继续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第三,指定运营机构来进行货币的兑换,要进行中心化管理,避免指定运营机构货币超发;最后,在整个兑换过程中,没有改变二元账户体系,所以应该保持原有的货币政策传导方式,这也需要保持央行中心管理地位。

注重M0替代双层运营体系会对货币政策带来哪些影响?穆长春认为,双层运营体系不会改变流通中货币债权债务关系,为了保证央行数字货币不超发,商业机构向央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央行的数字货币依然是中央银行负债,由中央银行信用担保,具有无限法偿性。

另外,双层运营体系不会改变现有货币投放体系和二元账户结构,不会对商业银行存款货币形成竞争。 由于不影响现有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也不会强化压力环境下的顺周期效应,这样就不会对实体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另外,采取双层体系发放兑换央行法定数字货币,也有利于抑制公众对于加密资产的需求,巩固我们的国家货币主权。 穆长春称。 穆长春表示,现阶段的央行数字货币设计,注重M0替代,而不是M1、M2的替代。

因为M1、M2已经实现了电子化、数字化,没有再用数字货币进行数字化的必要。

相比之下,现有的M0(纸钞和硬币)容易匿名伪造,存在用于洗钱、恐怖融资等的风险。

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保持了现钞的属性和主要特征,也满足了便携和匿名的需求,是替代现钞的较好工具。

穆长春称,由于央行数字货币是对M0的替代,所以对于现钞不计付利息,不会引发金融脱媒,也不会对现有实体经济产生大的冲击。

同时,应该遵守现行的所有关于现钞管理和反洗钱、反恐融资等规定,对央行数字货币大额及可疑交易向人民银行报告。

此外,穆长春强调,央行数字货币是可以加载智能合约的。

央行数字货币依然是具有无限法偿特性的货币,它是对M0的替代。

它所具有的货币职能(交易媒介、价值储藏、计账单位)决定其如果加载了超出其货币职能的智能合约,就会使其退化成有价票证,降低可使用程度,会对产生不利影响。 因此,我们会加载有利于货币职能的智能合约,但对于超过货币职能的智能合约还是会保持比较审慎的态度。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责任编辑:姜楠]。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