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排行

雷安德罗·埃利希:真实与虚幻的距离有多远?

编辑: 佚名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7-18 12:01
内容摘要:   要夯实乡村治理这个根基。 合法的执法、管理行为,一定是以尊重管理对象的合法权利为前提的。 今年6月10日,江西省委党校党性党风教育馆在该校综合楼9楼正式开放,成为该校最新建成的党性教育基地(红

  要夯实乡村治理这个根基。

  合法的执法、管理行为,一定是以尊重管理对象的合法权利为前提的。

  今年6月10日,江西省委党校党性党风教育馆在该校综合楼9楼正式开放,成为该校最新建成的党性教育基地(红色教育现场教学点)。

  ”  ——2017年10月18日,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学习笔记”注:  我们的文化自信,是对包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在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这一有机整体的自信。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一脉相承、生生不息,贯通中华民族的过去、当下与未来,共同垒铸了中国人民精神上的万里长城,支撑起中国人文化自信的雄伟大厦。  今天的中国是历史逻辑、理论逻辑、实践逻辑合乎客观规律的必然结晶,独特的文化传统,独特的历史命运,独特的基本国情,决定了我们必然要走适合自己特点的发展道路。脱离了中国历史和文化这个前提,脱离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这个灵魂,就很难说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客观必然,很难说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理论贡献,很难说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独特优势。  在这个意义上说,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坚定文化自信实质上就是坚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自信。

    举其荦荦大者,包括:经贸、人员往来受到冲击、海基海协两会中断交流协商、“两岸事务首长会议”与电话热线停止等。也因为两岸关系恶化,导致台湾参与国际组织活动受到冲击,除了未获“世界卫生大会”(WHA)邀请函外,台湾也无法参加“国际民航组织”(ICAO)与“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同时圣多美普林西比、巴拿马、萨尔瓦多等国也与台湾断交,两岸在国际场域重回“烽火外交”的对峙情势。  由于两岸关系良窳影响台湾未来发展甚巨,是绝大多数台湾人民共同关切的议题。

雷安德罗·埃利希:真实与虚幻的距离有多远?

《游泳池》我更倾向于介绍自己是一名工作在真实与感知领域的观念艺术家。 我喜欢把作品视为能够激发观众之间互动和玩耍的关联工具。 我把艺术理解为一种媒介,用于培养人们从身体上、精神上、政治上和象征上理解这个世界的新方式。 ——雷安德罗·埃利希《建筑》为什么人可以在游泳池里泰然自若地行走?为什么房子像树一样长出根须并能被连根拔起?为什么你从镜子里看到的却不是自己?人竟然能够飞檐走壁……《美发沙龙》《美发沙龙》《雨》以上在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场景却在一场展览中变为“现实”。 2019年7月10日,“雷安德罗·埃利希(LeandroErlich):太虚之境”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 展览展出艺术家25年创作生涯中的近20件大型重要装置作品,包括其最具代表性的装置作品《游泳池》、《雨》、《建筑》,以及在社交媒体上广受欢迎的《美发沙龙》、《试衣间》、《教室》等。

本次展览被艺术家视为有史以来“最有野心”的一次,所有作品均被不同程度的放大,这也是艺术家目前在世界范围内举办过的体量最大的个展。

《教室》阿根廷艺术家雷安德罗·埃利希的作品以挑战人们对惯常事物的视觉认知,突破人的知识与经验的边界,创造新的感知体验而著称。 伴随着极强的互动性,近些年来,雷安的作品经由社交媒体的放大和发酵,迅速红遍世界各地。

媒体对他冠以“错觉”艺术家之名。

尽管雷安对这样的称谓并不反感,却强调在其绝大多数作品诞生和主要艺术手法形成的年代,社交媒体及各类拍照软件尚未出世。

他希望人们更多关注其作品背后的思想内核和潜在意义,注重亲身体验,而不要仅仅为流行和现象买单。 《试衣间》本次展览以类似长篇小说的叙事性结构展开,每件作品各自独立却又互通互语,共同组成了一个完整而有意味的视觉之旅。

展览主题“太虚之境”,灵感取自《红楼梦》太虚幻境,意在引领观众脱离凡常的生活状态,探寻“似真似假”、“有无相乘,虚实相生”的太虚之境。

《窗与梯——依靠历史》艺术家雷安德罗·埃利希在展览现场雷安德罗·埃利希1973年出生于阿根廷,18岁开始其职业艺术生涯。

作为一位非科班出身的艺术家,雷安18岁之前的艺术经历几乎为零。

追溯一位艺术家的早期经历似乎是必要的,但在雷安看来,“小时候,我们不知道自己将会变成怎样的人。 但我的家人一直告诉我,要学习并不断去发现我们是怎样的人,我们对什么事情感兴趣。 ”得益于身为建筑师的父亲的影响,雷安对建筑空间的感受尤为敏锐。 《日间的白亮航班》《夜晚的暗黑航班》《人行道》《楼梯》观看雷安的作品,我们常常会有这样的体会:这些场景乍看之下似乎很熟悉,它们都来自日常生活的瞬间,比如机舱、电梯、地铁、楼梯间、人行道、花园、理发馆、试衣间……但经过仔细的观看,却又觉得十分陌生,它们背离了我们的感知与经验,让我们对所见是否真实心生怀疑。 《游泳池》雷安最为人所知的作品《游泳池》最早诞生于1999年,迄今恰好20年。

2001年,艺术家携《游泳池》代表阿根廷参加了第49届威尼斯双年展,目前这件作品被日本金泽二十一世纪美术馆和荷兰福尔林登博物馆永久收藏。

《游泳池》展览开幕当日,天空一碧如洗。 耀眼的阳光经过水的缓冲在泳池底部氲漫出一种静谧而温暖的氛围。

艺术家以覆着一层薄薄的水的玻璃模拟了水面的效果,并创造了一个崭新的水下空间。

穿戴整齐的人们在“水里”来回行走,泰然自若。 这种有如魔术般的创作手法为观众提供了一份奇妙的体验。 “水面”、“玻璃”成为连接泳池内外观众的媒介。 这件作品自诞生以来,激发了无数观众的互动灵感,成为雷安最具标志意义的作品之一。

《连根拔起》《连根拔起》曾在德国卡尔斯鲁厄艺术与媒体中心展出。

本次展览中,独栋欧式建筑被雷安团队以中国北方传统的瓦砖平房替代。 艺术家通过转移、嫁接等艺术手法,使冷冰冰的建筑成为自然界中有生命的存在,以此隐喻现代城市与自然间相互割裂的关系,并警示我们与当下现实的失联。

《建筑》雷安常会根据展览场地和不同国家人们文化背景和生活场景的差异,调整作品的外在形态并对作品进行再造,以使观众在尽可能真实的场景中体验到不真实的感觉。

为了实现“逼真”的视觉效果,雷安团队常常要对展览举办当地的建筑物和日常生活景观做大量调研,并精确调整作品的细节。 装置作品《建筑》曾在世界多地展出。

本次展览中,《建筑》的外观灵感来自美国唐人街的经典招牌和防火墙。 艺术家将一面几乎与装置作品等大的镜子以45度角的方向固定在建筑物表面,从镜子中看,人们可以在建筑表面如超人般飞檐走壁,毫无障碍。

《云》《云》局部对镜子、玻璃、水等具有反射性质的透明材料的运用在雷安的作品中十分常见。 他在展前接受采访时说道:“我认为镜子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在人们没有发现镜子这种材料之前,水也是镜子。

它们能够反映物体本来面貌的特性让我开始思考,人类的认知是如何形成的?你在镜子中看到的自己是真实的吗?被镜子映照出的物体一定存在吗?真实与虚幻的边界在哪?它们之间的距离有多远?”《反射港湾》雷安从日常生活中构建视觉故事,这些场景既源于现实、共享经验,又不具备人们所期待的功能。 一扇门缝里露出光亮的紧闭的《门》,推开门却发现眼前的空间和刚才身处的空间一样黑暗;几只飘荡在水面上的小船,细看却发现小船并非停留在水上,它们是艺术家以镜像原理对我们开的一个玩笑(《反射港湾》)……“我喜欢制作一些突破观众观念极限的项目,也喜欢运用各种媒介和表达形式。

我喜欢把这些作品视为能够激发观众之间互动和玩耍的关联工具。

我把艺术理解为一种媒介,用于培养人们一些从身体上、精神上、政治上和象征上理解这个世界的新方式。

”本次展览的策展人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子康和阿根廷国家艺术博物馆馆长安德烈斯·杜普拉特(AndrésDuprat)共同担任。 《房间》(监视Ⅱ)在张子康看来,迷失、模糊、感知的困惑是艺术家雷安的作品常常带给观者的感觉。 正如雷安所说,在看见与相信之间存在着一个富饶的实验领域,而对人类感知及其多样性的重新思考和表达正是雷安的兴趣所在。 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日益繁冗的都市社会。

忙碌的生活和工作以及快节奏的城市变化某种程度上消解了我们对感觉的敏锐,令我们对一切都变得习以为常,司空见惯。

雷安的作品在引发我们惊奇、错愕等的视觉反应之余,也带领我们从固有思维的舒适圈中短暂地抽离,体会现实和表象彼此交融带来的奇妙感受展览信息。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