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陕西调研显示:90后大学生成返乡创业主力军

编辑: 佚名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7-18 12:01
内容摘要:   ”负责拍视频的梁女士告诉记者,她们住在天河等不同地方,早上7点刚过就到了,玩了三个小时都没过瘾。“我们去过市内不少地方赏花,这里人少安静,荷花开得特别靓,大家都很喜欢。 省直及中央驻皖各单位党组

  ”负责拍视频的梁女士告诉记者,她们住在天河等不同地方,早上7点刚过就到了,玩了三个小时都没过瘾。“我们去过市内不少地方赏花,这里人少安静,荷花开得特别靓,大家都很喜欢。

  省直及中央驻皖各单位党组(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成员、省直机关驻村帮扶工作队队长和党员干部代表,共500多人参加报告会。

  安徽省委书记李锦斌也强调,要坚持以案示警,切实从阜阳市脱贫攻坚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突出问题的严重性危害性中受警醒、明法纪。坚决破除对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不敬畏、不在乎、喊口号、装样子等错误表现和空泛表态、应景造势、敷衍塞责、出工不出力等突出问题;坚决破除搞虚假政绩等行为;坚决破除在人民群众利益上不维护、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等问题……除了安徽省,各地也都在开会学习通报,小组有必要提醒,行百里者半九十,如果各级没有把责任切实扛在肩上,没有响鼓重槌、及时敲打脱贫攻坚中的形式主义,最终可能要落得以文件落实文件,以形式主义整治形式主义的怪圈。编辑/鹤鸣来源/学习小组责编:吴正丹、孟庆川北京市朝阳公园的无人驾驶售货车旁,一名游客正在购物。

  党员先锋提升“战斗力”为进一步提升减税降费政策落实工作推进实效,安溪县税务局举办“减税降费党旗红安溪税务青年在行动”活动启动仪式,组建“减税降费青年服务队”。安溪税务广大青年党员带着旗帜、戴着绶带,到大厅、到乡下、到企业,去宣讲、去培训、去服务,多次深入为企业送上减税降费红利账单,通过上门辅导将优惠政策精准地送到纳税人手中。

  目前,杨菜园村已完成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并成立了合作社,为今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关于无集体经济问题。杨菜园村是集体经济收入过5万元的村,村内有集体林地约78亩,年收入35100元左右。该村还有26KW的扶贫光伏电站一处,每年为贫困户提供约20000元左右的扶贫收益金。

陕西调研显示:90后大学生成返乡创业主力军

  90后已成返乡创业主力军,女性返乡创业者占比首超男性……近日,一项针对返乡创业大学生群体的专题调研报告,在共青团陕西省委主持下新鲜“出炉”。

  “调研结果显示:素质能力较高,同时又拥有蓬勃创业激情和潜能的返乡创业大学生,已成为解决我国‘三农问题’、实现乡村振兴的‘巨大宝藏’。

”团陕西省委书记段小龙告诉记者。   这项专题调研,邀请多路专家学者参与,对返乡创业大学生群体的创业意愿、创业现状、创业模式、创业融入、权益保障及社会支持网络等进行深入调查、系统疏理,同时提供了具有参考价值的合理化建议。   出身基层劳动者家庭,创业意愿更强  “90后”正快速走上前台,成为返乡创业大学生群体的“主力军”。 据调查,返乡创业的大学毕业生,年龄主要集中在19~34岁,占%。 这其中,29岁以下的“90后”人数最多,占55%。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返乡创业者中的女性占比大幅提升。

据介绍,以往所作的调查中,女性创业者占比往往不足三分之一,“但本次调研的结果却超出想象:男性占%,女性占%——女性占比大幅提升,并首次超过男性”。   “这说明,现代女性的自主意识不断加强,过去‘男主外,女主内’的局面正悄然改变,这是社会进步的具体表现,具有强烈的时代特征。

”  调研组还对该群体的原生家庭“资源禀赋”进行了调查,发现大学生返乡创业“与父母的职业存在较强关联性”。

据统计,返乡创业大学生的父母职业,以“从事农林牧副渔业的劳动者和务工人员(含进城务工及当地企事业单位)”为主,各自占比均超过50%——“这表明,来自基层劳动者家庭的大学毕业生,具有更强的创业意愿”。   与此同时,他们的创业行为与在校所学专业的关联度却并“不高”:创业者中,理工、人文、经管等各大类专业均有分布,且占比差别不大。 “这说明,创业行为并未受到所学专业太大影响,创业原因更倾向于其他因素”。   “通过自身奋斗,返乡创业大学生为家乡引进了新技术、新方法和新模式,也推动了新观念、新风气的建立。 ”这一群体,正为当代农村的建设和发展起到重要示范作用。   据统计,大多数返乡创业大学生能够在初创阶段达到盈亏平衡,甚至获得一定收益——70%的创业企业,年收益集中在30万元以内,66%的创业企业带动农户数量在10~30户,“这在一定程度上拉动了农村闲置劳动力就业,创造了经济效益”。

  对“多元扶持”和“高阶培训”的渴望,最为强烈  “在陕西,返乡创业大学生创办的企业,以‘小规模’为主要特征。

”调研组成员表示,现阶段的“小”决定了他们对“多元扶持政策”和“高阶培训”的渴望最为强烈。

  调研组发现,这些返乡创业的大学生多集中在传统村落,创业类别仍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

超过30%从事种植、养殖和以此为基础的特色旅游业,只有%做高新技术产业。

  其初始团队也有着鲜明共性特征:构成人数较少,2~3人规模的占%,且成员多为家人亲戚、同学朋友;初始资金规模小,近半数集中在“10万元及以下”,仅%在100万元以上;初创资金的来源,%的企业来自自筹和家人支持,仅%源于银行贷款。

  不仅规模小,规模扩张的幅度也较为缓慢。 超半数的返乡大学生创业企业,员工人数目前仍在10人以下,辐射及带动作用很难得到较大提升。   在受访者看来,影响他们返乡创业的因素中,资金不足占%;缺乏好的项目、信息平台,占%;缺乏相关培训、创业能力不足,占%。 此外,传统观念阻碍、政府扶持政策落地不力、缺乏社会关系等因素也占相当比例。

  现存问题:政策很好,创业者对好政策无感或感觉不强  “这些返乡大学生创办企业,正处于关键时期。 ”调研组专家表示,政府应对这一群体高度关注,帮助他们创业孵化、成长壮大,实现创业企业的良性发展及优化升级。

  在延安市黄陵县的走访中,调研组见到了创业者孙超。 2016年,在各种利好政策感召下,孙超辞去深圳的高薪职位回到家乡,自筹60万元创办起梅花鹿养殖场。

经过1年经营,效果良好。   为带动村民共同致富,养殖场需要扩大规模,可是200万元的资金却很难解决——银行不敢放贷,政府的扶持资金也无法落实。 “我们家只有宅基地和房屋,可是这些银行都不认,拿不到资金就无法形成规模效益,取得更大发展。 ”谈及这些,孙超满是遗憾。   根据调研掌握的数据,像孙超这样的返乡大学生创业者,创业年限大多在5年以下,占到总比例的%。 这些创业企业在成长过程中,面临着诸多风险。

  %的创业者,面临“极端天气、病虫害”可能引起的自然风险;%的创业者,面临“市场供求、价格变动、资金链供应”等经营风险;%的创业者,认为存在税收加重、信贷紧缩、土地审批严格、环保要求引起的政策风险;%则需要承担合伙人撤资、倒戈、管理乱象等带来的社会风险。   虽然支持大学生返乡创业的一系列政策已经出台,但专家组却在调研中发现:许多复杂因素,影响了扶持政策的落地执行和推广,“可以说,政策很好,但创业者对好政策无感或感觉不强,落地执行需要强化”。   这样的“脱节”,体现在多个方面。

以“贷款”为例:银行贷款需要资产抵押,但农村房产用于抵押时却往往面临产权确认难、评估难、处置难、变现难等问题,所以在现实中,很多贷款机构并不接受农村房产作为抵押物。   再比如:各项创业政策之间存在“各自为政”现象,尚未形成真正的“一条龙”服务;宣传力度不够,部分青年了解、掌握、运用政策不够;税收优惠法律法规过于行政化,操作程序复杂,限制条件多,等等。   破题:三方督导,推进好政策强力执行  “好的政策,必须要高效、强力执行才会产生好的结果。 ”专家组认为,经过40年改革开放,我国城市和农村累积了大量社会资源,要设法激活这些闲置资源,让其发挥更大效用,帮助返乡创业大学毕业生快速起步。

  专家组建议:成立由“县乡两级政府代表”“村委会代表”和“返乡创业大学生代表”三方共建的督导小组。

根据当地情况,负责起草相关政策在当地落地执行的方案细则,建立县、乡、村直达返乡创业大学生的沟通管道,督导相关部门扎实、高效推进政策落地。

  对返乡创业者而言,资金是最大困难。

“这需要各方动员,提出能够满足差异化需求的针对性方案”——如政府加大财政支持力度,对科技含量高、竞争力强的项目进行重点帮扶;对具有示范带动作用的企业,以低息、无息甚至拨款、奖励方式给予支持。

金融部门则可根据实际,开发出能够满足这一群体需求的金融产品和抵押方式。

  此外,“实效型培训平台”和“强大信息服务平台”的打造尤为重要。

“培训内容的设置,要能解决实际问题;培训形式要足够丰富,让返乡创业大学生有更多选择。 ”同时,建立专业信息服务机构,在为返乡创业大学生提供有效创业信息和技术的同时,面向全社会推广优秀创业企业,以吸引投资,为产品提供更多销售渠道,满足创业企业的多元化需求。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孙海华通讯员姚欣)。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