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港媒列纵暴派五大谎言 造假手法层出不穷泯灭良知

编辑: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9-10 16:03
内容摘要:   对在政治方向上有问题的人,必须严肃批评教育,问题严重的要依照党纪进行处理。 关键词二:坚持党的政治领导 ——没有党的领导,民族复兴必然是空想 ●要建立健全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的组织体系、制

  对在政治方向上有问题的人,必须严肃批评教育,问题严重的要依照党纪进行处理。  关键词二:坚持党的政治领导  ——没有党的领导,民族复兴必然是空想  ●要建立健全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的组织体系、制度体系、工作机制,切实把党的领导落实到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等各领域各方面各环节。

    总之,二战丰富了美国的数学,赋予它全新的活力,产生了计算机、控制论、信息论、计算数学、博弈论等具有强大生命力的数学分支。  应用赋予了数学活力  正是由于冯·诺依曼、维纳、香农等应用数学家的出现,带动了美国多元的、创新的数学发展。

  该业务功能由银行作为发起方,通过网联平台完成与支付机构的信息交互,在安全可靠的条件下,实现客户身份认证与签约绑卡。新华财经北京6月11日电近日,为满足市场诉求,网联联合银行、支付机构开发上线一键绑卡业务功能,中国建设银行、钱袋宝(美团支付)、支付宝等成为首批落地机构。网联的一键绑卡业务功能,为支付客户提供了更加灵活的绑卡签约方式。该业务功能由银行作为发起方,通过网联平台完成与支付机构的信息交互,在安全可靠的条件下,实现客户身份认证与签约绑卡。一键绑卡业务功能的上线,是网联通过创新产品功能,满足成员机构业务开展诉求、便利支付用户的成功示范。

  ”北屯派出所副所长解强说。经警方调查,迅速掌握了以马某、李某为首,田某、吴某、杨某为下线的买卖国家证件关系网,由马某单线网络联系办证方,先后给70余名司机办理从业资格证。一年时间,马某、李某非法获利2万余元。

    2003年SARS暴发后,她带着任务来广州采访,住在我正在供着的丽江花园的房子里。对于SARS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疾病,我们也是知之甚少。

港媒列纵暴派五大谎言 造假手法层出不穷泯灭良知

  【谎言一】谎称打死人实则煽动示威者“报复”  纵暴派一向擅打文宣攻势,尤其善于无中生有,再离谱的大话只要加上所谓“FactCheck(查证)”,其他示威者便似吃了迷汤般当“事实”,配合一班“政治演员”煽风点火,蒙骗不少“同路人”甘心卖命,冲上街头化身示威者“报复”。

  要数近期最离谱的一场莫过于近日在网上流传的“831太子站死人”的“都市传说”。   纵暴派所述“版本”五时花六时变(注:指事情或态度转变的很快,让人捉摸不定),一时称“太子站有6人断头死......是警察从后90度拗断颈”,一时谓“3名重伤者不知所终”、“‘遗体’放于广华医院殓房”,更有一班所谓“死者朋友”、“殓房职员朋友”、“医护人员”等纷纷在网上分享“独家消息”,声称连“死者家属也离奇地人间蒸发”,务求讲到死无对证,让纵暴文宣能自圆其说下去。

  有关谣言愈传愈烈,矛头一致指向警方当日在太子站的执法行动,令部分示威者受重伤不治,吃了“迷汤”的其他示威者信以为真,到太子站举行所谓的“献花悼念”,又“跪求港铁监视器片段”等荒谬事件,时至今日仍未平息。

  示威者与市民冲突警方接报出动  事实上,当日事件的起因早已经过多方还原,清楚显示当日源于有示威者在港铁车厢跟市民发生冲突,示威者向无辜市民开灭火筒及乱抛硬物,警方接报才会进入站内制止混乱。

但纵暴派在渲染事件时,几乎对这段理亏的事发起端只字不提。

  至于所谓“打死人”的说法,警方、医管局、广华医院及消防处均已清楚表明,没有死亡个案,其中警方批评有关指控毫无根据,纯属捏造。

  广华医院亦表明,经核实殓房记录,无任何遗体涉及当日事件。 但少数顽固分子对这些事实视而不见,连日都有示威者到太子站闹事。

说穿了,是纵暴派借这个子虚乌有的谣言作幌子,煽惑示威者继续上街挑起事端搞事。   【谎言二】假街坊辱警真戏子搅混水  纵暴派不择手段中伤警方,企图为示威者的恶行“漂白”,最近每当示威者在不同地区聚集滋事期间,总冒出一些自称“街坊”的人辱骂在场警员,口口声声说:“街坊唔欢迎你(警方)!”不过这些“街坊”事后往往被踢爆根本是“戏子”,不是示威者换衫扮“街坊”,就是找不出名的政坛“二打六”(注:指人的身份无足轻重)扮街坊。

  最经典的例子是,早前警方在太子站执法拘捕多人,事后纵暴派造谣指警员执法期间打死人,及后示威者借词在太子站内举行所谓的“路祭”。   网民戳爆反对派之友  为煽惑示威者的情绪,纵暴派文宣人员找来多人“祭祀”,其中一名戴耳机及口罩的婆婆最入戏,不停地呼天抢地嚎哭。

但眼利的网民一看就知有古怪,有网民说:“阿婆一路喊,一路听耳机里的指示做戏!”  虽然这位阿婆戴上口罩,但她眼神似曾相识,有网民找出她的“真身”,原来是曾任区议员的前民主党成员冯竞文,早年被廉政公署控告4项提供虚假资料等罪名,最终被法庭判入狱18个月。

之后,她在非法“占中”期间更曾参与“鸠呜团”,绝对不是一般的“街坊”。   另外,7月西铁元朗站冲突后,又有一名自称“街坊”的女子浮夸地声称,事发当晚找不到正返回元朗住处的儿子、十分担心云云。

由于她没有戴口罩,一眼被人认出是“自决派”立法会议员朱凯廸的“队友”赵宝琴。

扮普通“街坊”,无非是营造假象,企图抹黑警方。

  【谎言三】假像图抹黑真片揭暴行  为捏造事实,将黑说成白,示威者违背良知删改图片及影片诬陷警方。 早前网传一条所谓“有汽油弹从警方防线掷向示威者”的片段,该段“做过手脚”的影片讹称是8月25日晚荃湾游行后,警方与暴力示威者在杨屋道及大河道交界对峙期间,警方向暴力示威者投掷汽油弹。   CNN选用假片后道歉  之后警方在记者会上主动澄清,并播放原来未经删改的片段,与假影片作对比,证实汽油弹是从暴力示威者方向掷向警方,并非由警方掷出,警方更指有人恶意以篡改的影片掩饰“示威者的恶行”将不能成功。 CNN曾选用该假片报道警方掷汽油弹相关不实报道,事后已承认错误,并向警务处致歉。

  另外,早前示威者在湾仔包围警察总部期间,一名孕妇不适获救护员送离警总,但示威者事后竟篡改图片,将孕妇的双眼移花接木为警务处处长卢伟聪的双眼及眼镜,然后在网上造谣指,卢伟聪扮大肚婆被送离警总。   不过,只要对比当日的新闻影片,示威者造假的恶行就无所遁形。

  【谎言四】爆眼未证实先吹仇警风  “爆眼少女”可说是纵暴派另一项“经典”造谣案例。 事缘8月11日一名参加尖沙咀暴力示威的女子右眼受伤,示威者随即大做文章,在网上断言该女子是被警方发射的布袋弹打穿眼罩所伤,更传出所谓“爆眼”、“永久失明”等不同描述,又在短时间内制作形形色色以“爆眼少女”形象作主题的海报和图案,宣扬“以眼还眼”极端口号。

  8月底自称是“爆眼少女”的女子更“亲自”拍片,谴责特区政府及警队,并在片中呼吁搞事者继续对抗特区政府,鼓吹仇警情绪。

而由于片中人全程蒙面变声,当时已有不少人质疑片中人是否是女事主本人。

  事实上,该女子受伤真相至今扑朔迷离,从未有确切证据显示为警方所为,更有网民质疑该女子是被示威者用弹叉发射钢珠所误伤。

  另一方面,警方曾就布袋弹能否射穿眼罩进行测试,发现在5米距离开枪,布袋弹未能打穿眼罩,而事发当日开枪警员与女事主倒卧位置相距接近20米。

  警方吁报案女子不理会  警方在事发后不止一次呼吁受伤女子报案,以第一身讲述受伤经过,协助警方及社会大众了解真相。 但女子由始至终未有理会,哪怕是“亲自拍片”期间,均对有关受伤经过、事发原因、加害者身份等关键事宜只字不谈,却说着不着边际的话,鼓动示威者上街,让事件发酵,继续有借口让纵暴派煽惑示威者攻击警察。   至近日警方取得法庭搜令,向医管局索取女事主的医疗记录。 但女事主竟委托律师向医管局发出律师信,反对交出资料。 按照示威者逻辑思维,若这份医疗记录对他们有利,何不公诸天下?如今却坚守这个秘密,令人质疑事有跷蹊。   【谎言五】诬警扮示威者实为掩恶行  自从警方在记者会上承认有警员乔装示威者进行拘捕行动,纵暴派便不断以此大做文章。 当中最为荒诞的一宗造谣案例,为网上流传一张示威者投掷汽油弹的相片,纵暴派竟否认是示威者所为,反过来造谣是乔装警员扮示威者所为。   有关谣言源自一张相片,显示一名戴头盔面罩的黑衣人将手上的汽油弹掷向街上,由于该名示威者腰间挂有疑似手枪对象,纵暴派便一口咬定是乔装警员所为,宣称警方“插赃嫁祸”予示威者。

  图中枪非警队使用  警察公共关系科事后表明这是完全失实的指控,指图中枪械并非为警队所使用枪械,而相片中的人亦非警员。

警方并强调,乔装警员在工作期间绝不会使用汽油弹,警员行动中都会依法行事,强烈谴责恶意抹黑警队的指控。   另一方面,网上亦充斥所谓“乔装(示威者的)警员带队”等流言蜚语,经常以所谓“乔装警员”做“替死鬼”,意图借此将示威者纵火、破坏、伤人等恶行的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